【武汉试管哪里死过人】

一般受精卵着床后排出的白带其实和平时没有太明显的区别,主要的可能就是白带会增多。然后颜色的话,和平时差别的,就是主要呈白色稀糊状或蛋清样粘稠,也是没有异味的。如果白带量变大还掺杂着一些血丝,并有淡淡的腥味,过了两天又恢复了,等到了经期过后,月经也迟迟没来,则有可能就是怀孕了。

受精卵着床一般都是悄无声息的,除了有少数孕妇会有生理性的着床出血和轻微的痉挛以外。着床成功后一般女性体温会下降,有些人会着床出血,敏感的人会觉得有酸痛的感觉,还有些人会有感冒的症状。当然也有些人会出现小腹有一点隐隐的痛和酸酸的感觉,以及乳房胀痛,乳头有触痛感等症状。

一般着床后一周就可以去医院查血hcg,就可以确认怀孕。所以说,在没有确认怀孕前,就可以通过以上那些症状来判断受精卵是否着床成功。

近日,一部参与角逐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电影

《阿米拉》

,在约旦与巴勒斯坦引起了轩然大波,被迫撤回冲奥申请,最终

黯然下线

这部电影从导演、主创到投资人,全部来自阿拉伯国家。电影讲述了被以色列关押的巴勒斯坦人,把自己的精液偷偷交给妻子,然后通过

人工授精

生下孩子的故事。

阿米拉的父母,就是这样生下她的

但她的身世没那么简单,这里不剧透

(图:《阿米拉》宣传页)▼

这部片子反映了巴勒斯坦人所面临的奇特困境,不料却刺激了巴勒斯坦方面脆弱的神经。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一些巴勒斯坦团体,引导巴勒斯坦人对这部电影口诛笔伐,说片子“

侵犯和侮辱了囚犯的尊严

”,同时呼吁全体阿拉伯人一起

抵制

这部电影,否则就是“背叛我们人民的斗争”。

事实上,通过从监狱偷递精子出生的巴勒斯坦婴儿,目前已经有

近百名

,而且数量还在不断上升。

除了线下抗议,还在网上给片子打差评

影片或许有戏剧化表现,但

精子越狱

是事实

(图:Twitter@TABM_OFFICIAL)▼

啼笑皆非的隔空生子

因参与恐袭而被判重刑的罪犯,被以色列称为

“安全犯”

,这些犯人会被严加看管。在探视期间,他们与家属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用电话进行45分钟交流,最后5-10分钟,才能和8岁以下的孩子有一点肢体上的接触。因此,探视全程根本没有

趁机生孩子

的机会。

电影里就表现了探视这个情节

(图:《阿米拉》剧照)▼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认为,涉嫌恐怖活动入狱的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双标对待了,无法进行可以

“保持伴侣亲密关系”

的夫妻探视,但是一些以色列囚犯却可以。

甚至,连谋杀以色列总理拉宾而被判终身监禁的

犹太极端分子

伊加尔·阿米尔(Yigal Amir),都被获准夫妻探访。他的妻子还在2007年生下了一个儿子。

不知为何,他没被判处死刑,而且还有很多特权

他不仅能生孩子,能读书洗澡,还给

慕名者

回信

(嫌犯还原刺杀现场,图:Wiki)▼

虽然身体被禁锢,“安全犯”们的

某些部位

依旧是自由的。据一名囚犯向媒体透露,他们在狱中经常讨论

生孩子

。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随着科学技术的逐渐普及,试管婴儿已经不再是难度很高的手术。

这让有些犯人动了念头,想通过来探监的亲属,把自己的精液带出监狱,让妻子生出试管婴儿。这样一来,坐牢也不妨碍壮大家族,培养与以色列斗争的下一代。

如此困难条件下还能播种,也是服了

(巴勒斯坦囚犯,图:shutterstock)▼

第一个想要夹带精子的人,是

哈马斯高官阿巴斯·赛义德

,他是2002年内塔尼亚公园酒店自杀式爆炸袭击和2001年沙龙购物中心恐袭的

幕后主使

,这两次袭击造成35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为此,他被判处无期徒刑外加50年有期徒刑。

剥夺无辜生命的凶手,却想延续自己的血脉

一想到这,就让人气愤难当,慨叹

老天无眼

(满目狼藉,图:Wiki)▼

夹带精子的想法引起了巴勒斯坦社会各界的争议,但是在

阿拉法特

和时任哈马斯领导人阿卜杜勒·兰提西的支持下,各方都作出了让步,宗教界甚至为此宣布了教令。

结果,精子是弄出来了,但是试管婴儿手术却失败了,赛义德没能隔空生子。不过,以色列监狱走私精液的先例算是有了。这么说来,阿巴斯·赛义德也算成了为“安全犯”盗火的送子观音。

虽然,那位哈马斯高官失败了,

白输出一顿

但他的脑洞,被许多巴勒斯坦狱友继承发扬

(全家福,图:壹图网)▼

随着这样的行为被宗教赋予合法性,巴勒斯坦社会也逐渐接受了它,甚至将之视为反抗以色列的

壮举

2012年,第一个通过走私精液出生的巴勒斯坦儿童出生,他的父亲是被判处27年监禁的哈马斯成员。2013年,甚至有一对通过走私精液做试管婴儿的双胞胎出生了。

塑料打火机、食品包装

都可以用来夹带走私品,种种方式让以色列方面防不胜防。虽然容器的简陋降低了成功概率,但是只要探视者能在

12小时内

赶到医院,手术就有成功的希望。

这些孩子的父亲大多都活着,却又如同死去

一般来说,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单方面认识

(图:shutterstock)▼

很多重罪囚犯在年轻时就已经在坐牢,这导致他们的妻子早早就相当于没了丈夫。而巴勒斯坦地区宗教氛围保守,参与哈马斯的家庭尤其如此。犯人的妻子如果选择离婚,会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几乎不具有可行性。

一名巴勒斯坦妇科医生曾经对媒体透露过,这样的女性往往把生养孩子当做生活的一点慰藉,甚至当做

希望的寄托

总结一下就是:男的想生,女的想养

(想你的液?图:Flickr)▼

两极化的态度

加沙也好,约旦河西岸也好,巴勒斯坦普遍分布着支持这种行为的医院。但医生们也不是来者不拒,出于对经济、身体影响和必要性的考虑,他们不愿意接待已有

多名子女

或丈夫

刑期短

的女性。

虽然,有些巴勒斯坦医生说自己没有政治倾向,但实际上他们对这类女性普遍同情,可能会提供

免费手术

,还会替她们考虑社会影响。因为当地社会极端保守,如果丈夫入狱数年,自己却突然怀孕,这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又会引来怎样不可测的凶险?

别忘了,她们做试管婴儿,得冒多大的风险

要知道,巴勒斯坦的

宗教观念

,对女性多严厉

(囚犯家属,图:shutterstock)▼

在进行体外受精之前,医生会要求见男女双方的家属,向他们确认精子是否来自丈夫。还会建议在动手术前,先向自己的街坊邻里

宣扬一番

,说明自己丈夫的走私行动成功了,计划在几个月内进行试管婴儿。

孩子出生后,还需要取得宗教人士的

认可

,身份才能合法。有的宗教人士不认同这种做法,有的认为走私精子的过程无法保证无菌环境,不具备可行性,拒绝承认这些试管婴儿的

生理父亲

是狱中的“安全犯”。

不过,多数宗教人士愿意接受试管婴儿。只要他们

点了头

武汉试管婴儿合法的国家

,这些孩子就会被接纳,甚至得到优待。

所以说,投胎是个

运气活

,被认可了衣食无忧

反过来,万一不被认可,那孩子命运又如何?

(图:壹图网)▼

面对这几年频发的走私精子事件,以色列监狱管理局(IPS)声称监狱方面管控严格,不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有网友对IPS的表态一顿嘲讽,说狱警们收入太低,只要

钱给到位

,大麻都能带进去。

别的不好说,反正精子是在狱方的眼皮底下

穿越高墙和铁丝网,最后在子宫里

顺利着床

(没看到就是没有?图:shutterstock)▼

事实上,虽然以色列方面否认,但行动却很诚实,加强了对“安全犯”的管理与对走私的防范,成功阻止了几次精液走私行动。

对于成功走私精子的“安全犯”,以色列法院也开始提起诉讼。最早的一个案例发生在2014年,走私精子的巴勒斯坦囚犯被处以大约1449美元的罚款,外加禁止家人探望两个月。

以色列的警务安保水平,一直都是在线的

这样说来,其实就是看狱方主观意愿而已

(图:shutterstock)▼

听到巴勒斯坦恐袭犯

喜当爹

的消息,以色列的恐袭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则

备受煎熬

以色列的恐怖袭击受害者组织Almagor的负责人将之概括为:以色列受害者的家属,每次听到有恐袭犯的孩子出生,都会

痛苦万分

。“被这些恐怖分子杀害的人永远不会结婚,也永远不会有自己的生活了,而那些杀人犯却可以重新开始。”

受害者家属的伤疤,被无情地撕扯一次又一次

(逝者定格于此,图:mfa.gov.il)▼

就像其他社会议题一样,对走私精子闹剧两极分化的评价,反映出巴以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

闹剧的背景是悲剧

据巴勒斯坦囚犯协会以及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收集的数据,约有5000名巴勒斯坦人正在服刑,其中不乏安全犯。安全犯的刑期极长,即使有机会重获自由,她们的妻子往往也已经失去生育能力了。这样一来,走私精子确实有客观需求。

不过相较于需求,罪犯们这么做的背后,更多的是一种

复仇欲

在驱使。而复仇欲又受到民族主义与宗教的裹挟,不惜诉诸恐怖主义手段。

这种

恨意

,强烈到让他们把炸药缠满周身

哪怕撕裂自己的肉体,也要杀死那些无辜路人

(图:壹图网)▼

在以色列看来,这些人是双手占满鲜血的

暴恐分子

。但是在巴勒斯坦人看来,他们是反抗以色列的

英雄

,至于用了什么手段,已经不再重要。

他们的家人不但被旁人尊敬,每月还能领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

资助

。在这样互相仇视的环境下,二者之间观念上的对立与行为上的冲突只会愈发剧烈。

几年前,美国正式承认以色列首都为耶路撒冷

阿拉伯世界的感受可想而知,纷争还会继续

(无宁日,图:Flickr)▼

一方面是想

彻底消灭

以色列,建立伊斯兰教法国家的哈马斯地位日渐稳固。另一方面则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蚕食和封锁步步紧逼,表现出严重的

霸权主义

如今,巴勒斯坦权力组织的实控地盘,实际上仅剩下以八个大城市为主的

孤岛状地带

。这些“孤岛”周围是隔离墙和检查点,

高压之下

,巴勒斯坦人稍有反抗,很容易招来牢狱之灾。

以方实行逮捕和拆家,巴方用石头和匕首回击

曾经的“奶与蜜”之地,现在浸满了

血与泪

(以色列挖掘机,图:Flickr)▼

1967年-2012年,约有

80万人次

的巴勒斯坦男子被以色列关押一周及以上,相当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人口的

20%

。从惊人的逮捕数字,可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残酷,和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封锁的愤怒。

在互相伤害这件事上,双方都不逞多让

同样,也有无辜孩童死在

以色列炮弹

(冰冷残酷,图:Flickr)▼

越过监狱高墙出生的孩子,被赋予了冲破以色列封锁的意象,通常会取“希望”、“自由”、“胜利”,甚至

“圣战”

之类的名字。

可是,生活条件如此艰苦,成长环境弥漫着仇恨,一出生就要背负

如此重担

的孩子们,该怎样去迎接未来?

参考资料:

1.

2.

3.

4.

5.

6.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

文/王春晓

放开三孩后,除了生育养育成本,生育能力的问题也不容小觑。有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约12%-18%。随着不孕人群的增长,辅助生殖技术越来越多地成为这些家庭的选择。

近日,浙江省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支持“浙有善育”促进优生优育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将制定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等治疗不孕不育的辅助生殖相关技术医疗服务价格,按照国家相关规定,适时将其纳入生育保险支付范围。

此前,北京、湖南、四川、湖北等地也发布过拟将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的消息。

相关专家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表示,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医保或生育保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生育率,但更多体现的是社会对人的生育的关怀。该政策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

试管婴儿的费用有多高?

>

在辅助生殖的各种技术中,目前,最主流的是一种“体外受精”方式,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试管婴儿”。

根据央视网2021年9月的一则消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结婚登记女性的年龄占比中,35岁及以上非最佳育龄妇女的占比正逐年增加。晚婚晚育与不孕不育增加的趋势也高度重合。目前,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约12%-18%。

官方数据也显示,2020年底,我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达到536家,人类精子库的医疗机构27家。与此同时,近年来,每年人类辅助生殖各项技术类别总周期数超过100万,出生婴儿数超过30万。

然而,高昂的费用也让不少家庭望而却步。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妇产科肖松舒在答网友提问时表示,不同地区的收费标准可能会有一定差异,一次人工授精的手术费用大概需要6000-8000元,总的费用大概在30000-50000元。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生殖医院副院长孙燕也表示,不育症的治疗费用高,如不孕症相关微创手术需数千元,试管婴儿一个周期的治疗费用在3万元至4万元,成功率只有50%左右,一半以上的患者夫妇需进行2个周期以上的治疗,普通家庭难以承受。

孙燕建议,与时俱进调整我国基本医疗保险范围。组织专家论证,综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医保基金结余、广大不孕症人群的诊治需要,将不孕不育诊治项目分期分批纳入医保。加强辅助生殖技术医疗机构监管,切实保障医保基金安全。

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骨科主任梁益建,也曾提出过关于国家医保局支持将人工辅助生殖技术(试管婴儿)医疗费纳入医保报销的建议。他称,辅助生殖技术治疗较为复杂,需要一定的治疗时间(2-3个月)及较高治疗费用,主要包括检查检验费、药品费、治疗费、胚胎培养、冷冻、移植手术费及并发症治疗等。另外,成功率的不确定性导致患者可能面临多次治疗,增加经济和身体负担。

不过,2020年9月,国家医保局在答复“关于将辅助生育诊疗费用纳入医保的建议”时表示,尚不具备将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的条件。国家医保局认为,当时社会经济承受能力有限,基本医疗保险筹资水平特别是城乡居民医保的筹资水平较低。

到了2021年8月,这一情况有所转变。国家医保局表示,将符合条件的生育支持药物溴隐亭、曲普瑞林、氯米芬等促排卵药品纳入支付范围。同时,将指导各地,立足“保基本”的定位,在科学测算、充分论证的基础上,逐步把医保能承担的技术成熟、安全可靠、费用可控的治疗性辅助生殖技术按程序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这说明国家医疗保障部门也在考虑将‘不孕不育症’辅助治疗纳入国家医保的可能性。”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济南市人民医院针灸推拿科主任刘英才说。

多地呼声不断

>

在浙江提出拟将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等治疗不孕不育的辅助生殖相关技术医疗服务费用纳入生育保险范围之前,多地也曾就此表态。

针对网民建议“补助辅助生殖”的留言,四川省卫生健康委表示,拟借鉴个别省市做法,会同相关部门积极争取将常用的辅助生殖技术进行统一定价,将常见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报销范围,进一步减轻群众相应负担。

湖南省医疗保障局在湖南民生网上回复称,在诊疗项目方面,将尽快出台相关管理办法,在科学测算、充分论证的基础上,逐步探索将医保能承担的技术成熟、安全可靠、费用可控的治疗性辅助生殖技术按程序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山东省也在回复网民建议时表示,将根据国家统一部署要求,认真落实国家医保目录管理政策,立足“保基本”的定位,在科学测算,充分论证的基础上,逐步把医保能承担的技术成熟、安全可靠、费用可控的诊疗项目按程序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人口专家、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表示,呼声渐高的背后,与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完善相关配套支持措施相关。“鼓励生育,就要有一些实质性的措施,类似辅助生殖技术,如果纳入医保或生育保险,可以帮助一些家庭减轻负担,这是一个积极措施。”

今年2月,北京市医保局会同市卫生健康委、市人社局印发《关于规范调整部分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的通知》,对公立医疗机构已开展的63项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进行了规范调整,其中对体外受精胚胎培养等53项辅助生殖技术项目进行了统一定价。

在规范调整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的同时,北京还将门诊治疗中常见的宫腔内人工授精术、胚胎移植术、精子优选处理等16项涉及人群广、诊疗必需、技术成熟、安全可靠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

上述政策原计划3月26日起落地实施。不过,目前已暂缓执行。4月13日,北京市医保局回复,经核实,根据医疗保障待遇清单相关规定,按照国家医保局要求,我市辅助生殖技术服务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工作暂缓执行。

在董玉整看来,尽管北京暂停将辅助生殖纳入医保的工作,但整体的方向不会变,都是在探索生育成本共担机制。“我们总的态度是支持的,还是希望尽快落地,希望能减轻家庭的生育养育成本。”

人口学者何亚福分析,北京辅助生殖纳入医保工作暂缓执行,或许与疫情有关。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出现散发疫情,由于免费接种疫苗、大规模核酸检测等原因,给医保基金造成较大压力。辅助生殖纳入医保要落到实处,可能要等疫情基本结束才能实现。

除了财政支付能力,不少业内人士猜测,这或许与辅助生殖技术服务不符合国家医保“保基本”的原则有关。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地区已经将辅助生育可能涉及的一些治疗、检查手段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如在《广东省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诊疗项目目录(2021年)》中,显微外科输卵管吻合术、输卵管修复整形术、经输卵管镜插管通水术等名列其中。

能否提高生育率?

>

当下存在的问题是,生殖辅助技术没有纳入医保,做生殖辅助都是医院自主定价,各个医院的收费标准不同。

如果生殖辅助技术纳入医保,首先需要国家对每个生殖辅助项目统一定价,统一收费。何亚福建议,在未来制定相关政策时,还需要出台具体的实施细则,防止生殖辅助技术的滥用。例如一年可以报销几次试管婴儿周期,以及规定做生殖辅助的女性的年龄等。

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周少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一个例子,同样是“输卵管修复整形术”,如果在妇科做就可以医保报销,如果在生殖中心做就是自费。

刘英才也提及,现行的医保政策,将各种不孕不育的诊疗项目都不予报销,一些本可以在妇科进行报销的手术也不能报销。而在现实情况中,部分地区及患者存在将上述诊疗挂号至妇科,并进行医保报销的情况。

对此,刘英才认为,在现阶段不增加医保诊疗项目的情况下,可将上述诊疗项目单独拆分,不以就诊科室是“生殖医学科”作为拒绝报销理由,而以具体病种是否符合医保报销门类为依据,先行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具体是纳入医保还是生育保险,包括哪些费用可以纳入,需要进行一系列数据收集和测算进行决策。”在董玉整看来,要研究政策的可行性和可控性,比如各地财政支付能力、各部门政策协调,以及可能引起的社会风险等。

将辅助生殖技术服务费用纳入医保,能否提高生育率?

何亚福认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生育率,不过,要提高生育率,主要还是要靠提升年轻人的生育意愿,降低育龄夫妇的生育成本。因为生育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不想生、不敢生,而不是想生但生不出来。

在董玉整看来,辅助生殖技术的适用对象是有意愿生育,但自身身体暂时不允许生育的群体。将其纳入医保或生育保险,也是保护他们的生育意愿,并将其变成一种切实的生育行为。

“这个问题不应该用一个量来衡量”,董玉整说,将辅助生殖技术服务费用纳入医保,对提高生育率有积极作用,但更多体现的是社会对人的生育的关怀,是尊重生育的社会价值,“我们现在要建设生育友好型社会,要探索建立生育成本共担机制,这其实就是一种体现。至于能够提高多少比例的生育率,还有待观察,这也和接下来能够报销的额度相关。”

【武汉试管婴儿费用多少钱】

参考资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