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试管哪家成功率最高电话_武汉供卵助孕机构生儿子_女儿突发白血病,离婚

【武汉试管婴儿医院排名最好】

由胡坤执导

秦昊、任素汐、聂远、谢可寅领衔主演

>

黄米依

>

特别主演的家庭生活剧《亲爱的小孩》

正在哈趣影视热播

>

剧集即将完结

豆瓣正式开分

高达8.1分

>

成为近期在播剧集中

口碑最高的影视剧

该剧根据电影

《左右》改编

>

讲述了一对

已经离异的父母

>

为了挽救患白血病的女儿所历经的纠葛和抉择

当被医生建议

再生一个小孩用脐带血来救命

>

已重组家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的故事

禾禾

>

是肖路和方一诺的孩子

方一诺第一次要孩子

于是对孩子的问题感到十分紧张

恰巧她的丈夫肖路总是当甩手掌柜

对待老婆孩子也没有那么上心

致使他们的家庭矛盾越来越突出

方一诺在照顾孩子心力交瘁的时候

肖路

>

甚至还因

酒后乱性而出轨

>

虽然肖路最后也没有和第三者走到一起

但这件事也是点燃两人矛盾的催化剂

夫妻两人最终离婚

>

后来方一诺又遇到了真心诚意待她的

谢天华

>

武汉试管医院排名

并且将禾禾

视如己出

>

而肖路也遇到了善解人意的

董帆

>

虽然禾禾不由肖路抚养

但董帆也是经常可以理解肖路因孩子被领导责骂

并且

不排斥肖路与禾禾之间的相处

>

两个家庭各自开启新生活

又逐渐步入了正轨

万万没有想到

禾禾生病住进医院检查

>

结果发现患上了白血病

>

方一诺与女儿

配型失败后

>

让自己的父母也前去配型

最终结果都不尽人意

方一诺只好再次联系肖路

肖路配型也不成功

>

就在方一诺走投无路时

医生建议说

夫妻可以用二胎脐带血

>

试试

这让方一诺看到了新的希望

于是经过各种心理建设

不管任何阻碍她都想找肖路再生一个孩子

两个重组家庭都没有自己的孩子

纵使谢天华再理解方一诺

也依然接受不了

不过最后谢天华还是妥协了

甚至不愿离婚,

就算一诺再生二胎

>

这个孩子谢天华也会

当做

自己亲生的

>

董帆和肖路的问题更加复杂

他俩婚后董帆一直想要自己的孩子

但肖路总是推脱,结果为了救禾禾

他同意与前妻再生孩子

方一诺和肖路打算做试管婴儿

>

但因方一诺检查出现问题

试管手术暂时不能做

>

他们只能靠自己生

>

于是一诺和肖路背着现任去宾馆

>

董帆赶紧上门找谢天华想办法

在大雨滂沱中,两人伤心人隔着卷帘门心碎痛苦

另一头在破旧宾馆的肖路和一诺

两人带着复杂的情绪并没有走出那一步

>

愧疚的一诺给母亲打电话忍不住哭了起来

再回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忙碌的谢天华

她第一次对丈夫表达了心中的情意

>

没过多久,

方一诺被检查出意外怀孕了

>

这个孩子是她和谢天华的

>

偏偏在这个时候,禾禾的病情突然严重起来

方一诺

决定打掉胎儿,再重新与肖路生第二胎

>

一直以来,谢天华就像一个圣人一样

无条件的包容和支持

出钱出力奉献出自己全部的爱

但方一诺这次彻底伤了谢天华的心。

在最新预告中,谢天华终于忍无可忍

疯狂地跑到医生那

举报方一诺和肖路违背道德底线的卑劣行径

>

再次怀孕的方一诺会打掉孩子吗?

谢天华这次举报让他俩的婚姻还能延续吗?

禾禾最终能被治好吗?

更多精彩剧集尽在哈趣影视

>

镇江公立医院里面看不孕不育排名比较好的医院有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镇江市妇幼保健院)、江苏大学附属医院和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等等,而这其中属镇江市妇幼保健院更好一些。因为镇江市妇幼保健院生殖医学中心率先在镇江市开展男女不孕不育的诊治门诊,而且还具有辅助生殖助孕技术。

其实江苏省镇江市内大部分医院都可以看不孕不育,而其中看的比较好且比较有名的公立医院并不多。下面就为大家分享一下镇江不孕不育公立医院名单:

镇江不孕不育公立医院序号医院等级科室开展助孕技术1镇江市妇幼保健院三甲生殖中心夫精人授、一/二代试管2江苏大学附属医院三甲生殖中心未开展3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三甲妇产科4镇江市中医院三甲妇科5镇江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三乙妇产科..............................

以上就是镇江看不孕不育比较好的公立医院,其实这些医院开展不孕不育诊治各有千秋,大家在选择的时候可以先了解清楚医院开展的重点不孕不育疾病诊治是否与自己的情况符合,选择一个合适的医院就医即可。

来源:澎湃新闻

没有精子的男人

杨小文娴熟地拆开药品包装,撕去贴纸,把药片换装到普通药物的瓶子里。患上无精症的他知道,伪装的药品背后,是他羞于启齿的病状,难以释怀的缺憾。

除了医生外,他不和其他任何人交流病情。

在没确诊之前,杨小文经常和女友吵架。确诊之后,他们反而很少吵了。女友很爱他,甚至愿意为他试管或丁克,但时间一长,两人感情也在琐事的拉扯中被消磨殆尽,最终分道扬镳。

“如果我没有这个病,我也许会挽留她。”杨小文说,“这条路很艰难,不要说她以后会不会后悔,双方的家庭也是一个问题。”

无精症,连同弱精症、少精症、精子无力症等,属于男性不育症的范畴。这些男性通常性功能正常,却很难拥有自己的孩子,自卑、敏感、内疚,不愿与外人道,亲密关系也可能随时变得摇摇欲坠。

无精症在男性中的发病率约为1%~2%,在不育男性中占10%~15%,并不算罕见。但无精症的男性群体仿佛隐匿于现实生活中。

无精症科普下的留言 抖音页面截图

生殖科室外

如果不是那次常规检查,杨小文可能早已和女友组建了家庭。

他在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2018年一次体检中他的激素水平显示失常,他本以为是熬夜所致,没想到医生当时说了句,“只有‘太监’才这样。”

他想的是“可能(性功能)那方面退化了,但后来想(性生活)没问题就还好。”

不过,他还是跑去复查了,一个人排在长长的挂号队伍里发呆。排在前面的一对伴侣,男的拿着检查报告,摇摇头说“还是没有”,女的安慰说没事。或许是在脑中预演过这样的场面,杨小文拒绝了女友陪同复查的好意,他觉得遇到这种事应该“独立承担”,至多希望“有个树洞让自己消化一下”。

杨小文低着头,寻思着护士会不会在候诊区直呼其名;其他科室外的人会不会用异样的目光看他;医生问诊时,会不会令他羞耻。

护士平和地叫了号,医生更是劝他看开。虽然尴尬的状况没有出现,但最终知道是青春期偶发的腮腺炎剥夺了他的生育能力,他还是止不住难过,“人生第一次这么崩溃”,他成了无精症患者。

同样患过腮腺炎的谭千在北京顺义的一家医院里得知自己有无精症,“心情特别沉重,就担心他们的诊断是对的”。他又先后换了四五家医院检查,“每次我去之前还有一丝希望,可能别的医院查不到(精子),这家医院能查出来。”

他希望自己拥有这份侥幸,因而他能承受漫长的等待。“我可能今天就查了一项,十几天才能排到另一项。”他不断调休去检查,光在一家医院的检查就耗时一个月,“我只不过就想尽快把这个病看好,我就想怎么能快点排到我……都在想这些事情。”

相比其他无精症患者,张洋觉得自己还有希望,“60分及格,我现在就是55分,56分那样子,但也差不多了”。

2019年初,张洋和女友去做孕检时,查出身体异常。他才回想起,读书的时候,他就发育比别人慢,是班里个头最矮的男生。换了五次医院后,张洋最终被确诊为精索静脉曲张引发的弱精。

他每月按时去医院,经常遇见拿着同样诊单的人,他们有的在哭,有的在抱怨。有一次,张洋到医院检查,排队候诊的一个女生说,“我每个月都来,每个月来看”,而跟她一起来看病的都怀孕了,甚至有个孩子都一岁了……他听到觉得很心酸,“同情她,也同情自己”,疗程像是未知数。

男性不育症发病率达10%-12%,除精索静脉曲张、生殖道畸形、泌尿生殖系感染、内分泌紊乱、遗传疾病、免疫因素等明确原因外,还有30%-40%的患者发病原因不明。张洋像报菜名一样列出十几项他在网上学习到的影响因素。熬夜、抽烟喝酒等不良生活习惯,辐射高温的工作环境、家庭遗传等都会影响到精子质量。

默默治疗

在杨小文的既有观念里,他体能达标、没有遗传病史,和这个病是不搭边的。

刚开始时,他很着急,想了各种办法,去了很多医院检查、治疗,希望有一丝治愈的可能。他断酒、戒烟,经常运动,过上了更自律的生活,甚至减少了社交活动。

朋友惊诧于他戒除烟酒时突如其来的意志力,同时也为他愁容满面却一声不吭而担忧,还以为他得了癌症,却不告诉他们。

半年的体能训练,杨小文增肌了三十斤,但精子质量水平却丝毫没有好转。他这才确信,这个疾病和运动、身体素质没有多大关系。他吃了三个月的药,花了三千块钱,仍然没有任何效果。

杨小文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姐姐已经结婚生子,父母着急哥哥的婚事,还没来得及管他。在检查之前,他尚未对生育有过规划,“感觉理所当然,结婚了就一定会生孩子。”

医生告诉他,实在想要自己的孩子,可以试试显微取精,如果有精子,就可以做试管。如果没有精子,可以尝试供精,即取用其他人的精子。

患有弱精症的张洋寄希望于恢复自己精子的活性,手术是可能有效的解决途径。

2019年10月,张洋做了精索静脉曲张手术,花了一万两千块钱。手术过后,医生告诉他,他的身体状态明显好转,精子的活力也提升不少。他感到充满了希望。

两年多的时间,张洋做手术和吃药一共花费了五万多元,家里支持了两万块。他在东莞的一家作坊,做注塑机加工,一个月工资3800元,除去500元的房租,每去一次医院要花费一半工资。有时生活费不够,他不得不向当时的女友伸手借钱。

为了节约钱,他在淘宝上买生姜片补气,到诊所买中药吃。中药很难吃,他逼着自己下咽,想呕。不过,最难受是尿道清洗,做完小便带血,痛得他不敢上厕所。

张洋曾经计划着24岁一定要有小孩,现在计划已经延期了两年。同村年龄相仿的人生了小孩,张洋的父亲会特意打电话告诉他,间接地暗示他要努力。有时父亲提到的人他根本不认识,但他还是感到了来自父辈的压力。

想有个孩子

谭千关系特别好的四五个朋友都已结婚生子,有的还是二胎,聚在一起的时候基本都在讨论孩子。他缺少“人父”的体验,就在一边听着,插不上嘴。看到人家在朋友圈发孩子的照片,他会点赞。

刚确诊无精症那会儿,谭千经常失眠,整晚整晚睡不着。有一次,他坐在地铁上,女友站着,看到他头上几处头发掉光了。他才知道自己一夜之间斑秃了,治疗了一年头发才长出来。

有时候走在路上,他会盯着路过的小朋友一节一节的胳膊看,发呆。2019年春节,他在外工作四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一天的假期都花在了陪哥哥的女儿玩玩具上,“回答一些天真的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特别想要小孩,”谭千说,孩子代表着家的归属感。

医生告诉他,还可以尝试做穿刺和试管手术来要一个孩子,但这需要男女双方的配合。谭千有了希望,女友对这件事却很回避。她一直担心生育的痛,谭千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甚至想过走地下代孕的路。

当时他不清楚地下代孕的性质和具体的流程,“当时说的是八万多……代孕只要包里拿钱就行了吧?”一直以来,他不抽烟也不喝酒,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钱都攒了下来。他甚至把生孩子这件事情放在买房、生活之前。

代孕可以绕开生育的苦,但是中介告诉他们代孕仍然需要给女方打促排卵针、取卵,谭千的女友就退缩离开了。

沟通很艰难,双方僵持不下。谭千提(体外受精)手术,女友不同意。谭千提分手,女友也不同意。

有一次,“她要死要活了,还说不就是孩子吗,咱们去医院查……今天就去医院做手术。”两人到医院门口,停好车,要扫码登记的时候,她又反悔了,说毕竟还没结婚,就算了。于是,车在医院门口转了一圈,又开回去了。

在这种反复中,谭千很痛苦,“我只是想过一种正常人的生活”,“女朋友闹脾气就可以走。有孩子,起码孩子需要我,我会被需要。”他这么说。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两人的未来摇摆不定。

缥缈的“家”

几个月前,谭千终于下定决心和女友分手。在北京拥挤的地铁上,他突然觉得自己“孤独得像流浪狗一样”,“在垃圾桶旁边”。

在寄宿学校长大,十几岁外出打工,谭千对家庭有很强烈的向往。以前,谭千总是掐点下班,如果需要加班,他会选择在家加班。“因为我知道家里有人在等我,我把电脑一关就哐哐往家跑。”

“那是我觉得过得最好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谭千回忆,现在他一个人住,空闲时就做做菜,然后看着它凉掉。

他和女友感情很好,但女友父母不同意。得知他有无精症后,更是不停打电话催他们分手。

一开始,他们以他在北京没有房子为理由。为了满足要求,谭千东奔西跑谈下顺义一间40平的二手房。房子的首付是由谭千的父亲以儿子结婚为目的赠予。然而,那边又提了新的要求——北京户口。谭千又开始奔波。

虽然谭千觉得为上户口而上户口这件事很荒谬,他还是尽力去做了。后来,房子没买成,户口没落成,两人的关系也告吹。

父亲催他回石家庄结婚,和他一起来北京的朋友也渐渐离开。他想过放弃北京的工作,过一种更轻松的生活。但当真的回到家乡,他却感到陌生。那里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生活环境都让他不适应。

他最终选择一个人留在北京。春节前,父亲特意来北京看他,再一次劝他回老家,找个石家庄姑娘结婚。他依旧没有告诉他,自己是“无精症”,很难找到结婚对象。他觉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生孩子是一种责任,孩子是一个家的责任”。

前一段时间,学生时的女友突然联系上他。对方离了婚,还带着一个小孩。谭千小心翼翼地问:你在北京吗?我去找你?对方没有回复他。

父母最近频繁给杨小文约相亲,但他却很纠结。他们自然不会提他的病,但杨小文自己却不能不说。交往的沉没成本太大,他害怕他开口说了就是结束,更害怕走了九十九步后的放弃。

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定期做检查,但后来他就不去了。把药停了之后,他拒绝了相亲,也不再看这方面的消息。

在群里等待上岸

在现实中消失的男性不育症患者,在线上也难寻踪迹,除了问答社区和患者论坛有案例陈述,在社交媒体上与不育症最相关的信息是治疗和试管婴儿广告。微博、豆瓣等公开社群中,男性不育症的相关社群寥寥无几。在社交媒体男科专家账号的评论下,留言以女性居多。

“求好运”是李凯建的男性不孕症的微信病友群,二维码引流入口发在日增帖量个位数的论坛上。在起群名时,用“孕”的谐音“运”代替,也讨个彩头。他审核完对方的病历卡后,再把人拉进群,现在群友已有两百多人。

被“收留”的男人们在这里插科打诨,互相帮助,宣泄一些别处不可诉说的苦闷。

李凯说,群里的人为了保护隐私,很多都用小号入群,也不会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无法言说的疾病和其导致的压抑,可以在这里得到释放:他们在群里分享家庭琐事和治疗进展。

时间一长,病友群就会混入一些骗子和医托,通过私聊推荐各种药品和方法。在病友群里,提醒群友关掉私聊的权限的公告长期被置顶。

私聊被认为是有目的性。通过私聊问到病情,通常会收获到“你这个是违法行为”为开头的回复和拉黑。但通过群聊天询问病情,则会收获到认真的回答。

松散的关系让病友们更安心。群里有发诊疗单的、验孕试纸的、相亲对象的照片等,但没有人发过自拍,也没有人说自己的名字。

他们在网上相亲、聊天,一个群友说,“我连名字都是假的,我和她(网友)说我姓王”,他的群Id是“活力75向前59密度78”。活力、向前和密度是评价精子质量的指标。

有人失控自残后在群里发了一张在医院清创的图,手臂用刀子划得很深。“不是刚做完手术,又吵架?”群友们凑热闹般地关心。病友心理失衡,他们早已见怪不怪——张洋不久之前还在群里直播砸结婚照,因为他前任来家里拿东西的时候不屑带走。

女友离开,张洋砸了他们曾经拍的结婚照。 视频截图

有的群友有了孩子“上岸”了,有的在苦苦挣扎或陷入等待。

妻子刚怀孕的时候,群友邱林说恨不得她下周就生,但一段时间没见之后,他改了说辞:“太累了,大家考虑清楚要不要生。”

他的孩子体弱,常常半夜哭闹。有阵子孩子皮肤过敏、咳嗽和流鼻涕,他熬了几个大夜在医院守着。他已经开始担忧孩子上学的事了,看样子,做父亲要愁的东西比当病人愁的更多。

群友马程以前不喜欢做父亲,觉得养小孩太辛苦了。自检查出身体问题后,他去做了三次精液检测,结果每况愈下。慢慢地,他担心自己后悔,也许某一天,自己也想要做父亲,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小孩。他最终选择了冷冻精子。

张洋看到群里不时有人把ID从精液质量指数改为“x年x月生一胎”,他很羡慕,期待自己的这一天到来。

杨小文开始有了接受丁克的想法,他在豆瓣发帖,想找有不孕意愿的姑娘一起走下去。

谭千因为前女友对婚姻、生育的反复备受折磨,他时常怀疑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他加入了豆瓣女权小组,还看了一些关于女权的电影,对照自己的行为。他现在心态放开了些,希望未来能遇到有缘人,“想过找单亲妈妈一起生活,不是我的小孩也没关系。”但几次同单亲妈妈的交往受挫后,谭千又开始了观望。

实习生 陈昭琳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武汉试管排名第一私立医院】

参考资料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